費洛蒙是甚麼?3分鐘拆解人類費洛蒙的真相

一說到費洛蒙一詞,大家想到的應該都是香水、吸引異性等。然而你真正知道費洛蒙究竟是甚麼嗎?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容我用3分鐘,以動物例子、人類研究,一起和大家破解有關費洛蒙的迷思!

費洛蒙?

費洛蒙(Pheromones)是一系列生物釋放出身體外的化學物質,和大家所想的不同,費洛蒙的用處並不只在求偶,它們還可以用於警告其他同伴、標示食物的位置、在必要時呼喚同伴等。在昆蟲中,費洛蒙是其中一個最常用的溝通方法,螞蟻能夠有規律地排成一列就正正是依靠了費洛蒙的幫助。當然人和昆蟲不一樣,想研究人類費洛蒙,我們絕不可以單靠在昆蟲上的發現。那麼哺乳動物又有費洛蒙嗎?

答案是有的!豬農會使用雄烯酮(Androstenone)去測試母豬是否正在排卵期,是否適合作人工受精。亦有研究團隊(Ishii et al.,2017)以基因技術測試一種老鼠費洛蒙Exocrine Gland-Secreting Peptide 1(ESP1),發現ESP1可以提升女性老鼠的性慾。無論是結構較簡單的昆蟲,還是在進化得比較成熟的哺乳動物,我們都有證據去支持費洛蒙的存在,而且它們還是和性有關的,似乎我們因此有原因去相信人類費洛蒙的作用。不過在下結論之前,不如先看看以人類為對象的研究!

費洛蒙人類研究

2008年的一項研究(Saxton et al.,2008)在一次speed dating中,發現女性在吸入雄二烯酮(Androstadienone)—一種被認為是男性費洛蒙的化學物質—之後,比起對照組會更認為男性有吸引力。在一篇醫學評論文章中,Mostafa et al.(2012)以多個研究的結果為證,提出雄烯酮和雄烯醇(Androstenol)均有可能會人類的性費洛蒙。雖然結論傾向支持費洛蒙的存在,團隊在文章中點出了大部分研究都因為實驗設計等問題,未必能提供強而有力的證據。在2017年,有團隊(Hare et al.,2017)研究簡稱為AND(Progesterone Derivative 4,16-androstadien-3-one)和EST(Estratetraenol)兩種可能的人類費洛蒙。團隊問了三個問題,AND和EST會否使人將沒有明顯性別特徵的相片視為異性、會否使人在短期內覺得異性更加吸引、會否使人更容易出軌。結果顯示AND和EST在各方面都沒有顯著的效果,否定了AND和EST作為人類費洛蒙的角色。總括而言,各學科的學者對人類費洛蒙是否存在的結論不一,暫時學界仍然沒有一致的共識。

那麼人會靠嗅覺選擇伴侶嗎?答案是會的,不過所涉及的機制未必只是費洛蒙。在一個稱為「sweaty T-shirt study」的經典研究中,研究團隊收集了大量由男性連續穿了兩日,充滿男性汗水的T-shirt,再讓女性選擇哪件T-shirt的氣味最吸引。透過分析男女雙方的基因,團隊發現女性所選擇的對象,大多和女性擁有不同的MHC(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中文為「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基因中的MHC會決定個體的免疫力,若果父母擁有不同的MHC,他們的後代將會有更強的免疫力。MHC並不是費洛蒙,而是和指紋的概念相近,每個人的MHC都未必相同,因此難以透過外在方法(如香水等)增加自己的吸引力。由此可見,人類有機會真的會依靠體味去尋找自己最適合的伴侶,但和費洛蒙的概念不太相同。

結語

所以市面上的費洛蒙香水都沒有效果嗎?所以我們的體味和求偶沒有關係嗎?當然不是!體味絕對和個人形象有關。即使現時科學未完全肯定費洛蒙的存在和效用,氣味依然會使人聯想到風格、整潔度等。因此使用適合的產品去改善我們的氣味對和人相處相信都會有一定助益。至於和費洛蒙有沒有關係?就交由大家自行定奪。

參考資料

Hare, R. M., Schlatter, S., Rhodes, G., & Simmons, L. W. (2017). Putative sex-specific human pheromones do not affect gender perception, attractiveness ratings or unfaithfulness judgements of opposite sex faces. 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 4(3), 160831. 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full/10.1098/rsos.160831

Ishii, K. K., Osakada, T., Mori, H., …, Yoshihara, Y., Miyamichi, K., & Touhara, K. (2017). A labelled-line neural circuit for pheromone-mediated sexual behaviors in mice. Neuron, 95(1), 123-137. https://www.cell.com/action/showMethods?pii=S0896-6273%2817%2930476-2#%20

Mostafa, T., Khouly, G. E., & Hassan, A. (2012). Pheromones in sex and reproduction: Do they have a role in humans? Journal of Advanced Research, 3(1), 1-9.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090123211000397#!

Saxton, T. K., Lyndon, A., Little, A. C., & Roberts, S. C. (2008). Evidence that androstadienone, a putative human chemosignal, modulates women’s attributions of men’s attractiveness. Hormones and Behavior, 54(5), 597-601.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18506X08001864?via%3Dihub

Recommended Readings:


​最新課程

Views Navigation

Event Views Navigation

Today

六樓沙彌@樹洞特約作者

Featured Articles

心理學中的療癒力—淺談表達藝術

閱讀文章

自卑不一定是壞事:自卑如何讓人超越自我

閱讀文章

情侶之間的冷戰— 細看冷暴力的2大原因與壞處

閱讀文章

NLP 課程真的有用嗎?你要知道 NLP 絕不是心理學

閱讀文章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email":"Email address invalid","url":"Website address invalid","required":"Required field mis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