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周街都係CBT ─ 認知行為治療就一定最好? 2

周街都係CBT ─ 認知行為治療就一定最好?

可能是大學課堂上聽過、可能是你第一身的經歷、也可能是純粹在社交媒體上看過一眼,相信有追蹤樹洞的讀者或多或少也有接觸過 CBT(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認知行為治療)。在部分人眼中,CBT 就是現今心理治療的金科玉律,但在一些人身上就不怎麼奏效。那問題來了,究竟 CBT 是否真的很有效?它有真的比其他治療方法好嗎?

認知行為治療是什麼?

CBT 出現在上世紀 60 年代,當時有行為學家將著重思想的認知治療法(cognitive therapy)和行為治療法(behavioural therapy)合二為一,其後演變成為人所知的 CBT。嚴格來說,CBT 並不是一種「療法」。它更像哆啦A夢的百寶袋,當中有很多不同的「治療法寶」供治療師選擇使用。舉個簡單的例子,在治療蔬菜恐懼症(lachanophobia)時,治療師會:

  1. 發掘患者對一般蔬菜的想法、並讓患者反思蔬菜的令人恐懼的特性(這就是「認知」的部分);
  2. 讓患者嘗試接觸不同的蔬果(這就是「行為」的部分)

換言之,治療師會透過改變一些不良的思維和行為模式,降低患者對蔬菜的恐懼。當然,實際操作上的 CBT 複雜很多。

認知行為治療的療效和普及性

就療效而言,CBT 確實是不錯的 [1]。作為以嚴謹的科學實證模式研究的心理治療法,有不少隨機對照試驗(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發現CBT能有效治療常見的情緒病(如抑鬱症和焦慮症)[2]、精神疾病[3]、幫助處理壓力以及解決失眠等情況 [4] 。CBT 尤其能改善焦慮症病情,而且療效甚至比藥物治療更好 [1] [5]。有了文獻的支持,自然就有更多人相信 CBT 。

另一個 CBT 普及的原因是它建基於清晰的治療技巧和原則,比起一般心理治療法更容易標準化 [6]。這樣的特性除了有助 CBT 的研究,同時也有利心理治療的訓練院校、以及一些想控制醫療賠償金的保險公司。所以,除了 CBT的療效以外,還有以上的原因驅使 CBT 普及化。

但這並不是故事的全部。要留意,説 CBT 「有效」並不代表它就是最好的選擇。單憑療效而言,就有研究指出 CBT 在治療抑鬱症時的療效與其他心理治療相約(例如心理動力治療法,psychodynamic therapy) [7],亦有研究指出 CBT 在治療特定心理疾病時比其他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遜色。

免費心理學電子書 - 培養習慣

良好的習慣,是充實生活的基石,可是培養習慣往往知易行難。樹洞香港綜合心理學研究,結集成書,助你為建立理想生活踏出一步。你會學到︰

  1. 習慣背後的心理學以及神經科學
  2. 如何克服缺乏意志力的問題

除了療效以外,我們也總需要考慮到個別治療師的能力。正如同一個百寶袋,給大雄和哆啦A夢用的效果就差天共地。所以有時候我們可以學呀 sir 「將畫面拉闊」,加以留意治療師的其他特質,例如他能否有效與我們建立良好關係、共同努力達至治療目標等,相信這個取向會令你對心理治療有一個更整全的看法。

如果有興趣了解心理健康和學習一些實用的知識,敬請期待樹洞即將推出的線上輔導課程,屆時將會在各大社交媒體宣傳,有興趣的朋友萬勿錯過~

*「有效」是指在相關研究當中的參加者在接受該研究要求的認知行為治療之後,表現出比對照組更好的治療成效(例如病徵減少或被評定為痊癒),而且該成效達到統計顯著性(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參考

[1] Hofmann, S. G., Asnaani, A., Vonk, I. J., Sawyer, A. T., & Fang, A. (2012). The Efficacy of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A Review of Meta-analyses.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36(5), 427–440. https://doi.org/10.1007/s10608-012-9476-1

[2] Hofmann, S. G., & Smits, J. A. (2008).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for adult anxiety disorders: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69(4), 621–632. https://doi.org/10.4088/jcp.v69n0415

[3] Zimmermann, G., Favrod, J., Trieu, V. H., & Pomini, V. (2005). The effect of cognitive behavioral treatment on the positive symptoms of schizophrenia spectrum disorders: a meta-analysis. Schizophrenia research, 77(1), 1–9. https://doi.org/10.1016/j.schres.2005.02.018

[4] Okajima, I., Komada, Y. & Inoue, Y. A meta-analysis on the treatment effectiveness of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for primary insomnia. Sleep Biol. Rhythms 9, 24–34 (2011). https://doi.org/10.1111/j.1479-8425.2010.00481.x

[5] https://www.apa.org/ptsd-guideline/patients-and-families/medication-or-therapy

[6] Gaudiano B. A. (2008). Cognitive-behavioural therapies: achievements and challenges. Evidence-based mental health, 11(1), 5–7. https://doi.org/10.1136/ebmh.11.1.5

Views Navigation

Event Views Navigation

Today

[7] Beltman, M., Voshaar, R., & Speckens, A. (2010). Cognitive–behavioural therapy for depression in people with a somatic disease: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7(1), 11-19. doi:10.1192/bjp.bp.109.064675

推薦閱讀

運動員都是怎樣煉成的?
拖延工作?經常䟴腳?你可能都有成人ADHD!
【色彩心理學】顏色有「性格」?你的日常襯衫配色?(下)
【恐怖心理學】為甚麼有些人愛看恐怖片?

關於作者

Anthony @ 樹洞特約作者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email":"Email address invalid","url":"Website address invalid","required":"Required field missing"}

你知道什麼是靜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