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好心有好報嗎?- 公正世界信念 Just World Belief 2

你相信好心有好報嗎?- 公正世界信念 Just World Belief

hkuintern

近日全球反詐騙組織發表聲明,稱有內地女網紅在曼谷酒吧被下藥,後來遭賣至KK園區及被性侵。更有傳她為逃離園區從四樓高處墮下,不幸下身癱瘓。事件真偽雖然未被證實,但引來網民的熱烈討論。 有人同情女網紅的遭遇,亦有人認為這是她貪圖玩樂、咎由自取的後果。

遠至緬甸的KK園區事件,近至香港的鑽石山斬人事件,有時候我們難免會感嘆,為何現實總是好人沒有好報,為何會有人無辜受害。人人希望世界公正平等,但現實與理想的差異往往讓我們徬徨不安。而在心理學角度上,當人在有困擾時,會激發心理適應機制,自然地在心智上尋找彌補的方法。以女網紅的事件為例,有些人會認為事件是受害人咎由自取,女網紅到酒吧玩樂就該承受風險,繼而出現對受害者說「風涼話」或怪責受害者(Blame the victim)的現象。心理學上,我們或許能以「公正世界信念」(Just World Belief)解釋這個現象。

全港首個心理科技 App。

MindForest 運用心理學與人工智慧的研究成果,助你逐步建立強韌心理、行動力和優質生活。

app

檢討受害者的心理防衛機制 —— 公正世界信念 Just World Belief

在1966年,心理學家進行了一項實驗,參加者在實驗中需觀看一段影片。片段中的人會作出一些小失誤若(如答錯一條問題),他們便會遭受不合比例的電擊,感到強烈痛楚。此實驗目的在於觀察影片觀眾的反應,所以片中參加者都是演員,事實上不會被電擊。當在事後訪問觀眾怎樣看待件事時,他們並沒有質疑施以電擊者的行為,反以責備受害者的角度去理解事件(Blame the Victime),覺得片中人的行為有錯才遭受這些對待。

這個心理現象可以理解為一種防衛機制。我們都想活在公正平等的烏托邦—只要我們付出了一些好的東西,就理所當然地會有好回報。這種世界對我們而言較容易掌握和預計。相反,難以預料的現實會為我們帶來不安。由此可見,公正世界信念其實亦擔當著一種心理保護的作用。

公正世界理論除了是一種心理保護之外,心理學界也認為是一種認知謬誤(Cognitive bias)。事實上,有些厄運的確會隨機發生在人們的身上。譬如遭受強姦可能與衣著打扮沒有絲毫關係,事件只因歹徒一時色心起,根本沒有理會受害者的穿衣。可見人們毫無原因地無辜受害的例子比比皆是。此時,公正世界信念就有保護我們心理的作用,透過檢討受害人、甚至把矛頭指向他們,來理解難以解釋的不公現象。

個人公正世界信念 vs 普遍公正世界信念(Belief in Just World – General vs Personal)

個人及普遍公正世界信念中,兩者的不同在於應用的範圍。普遍的公正世界信念,意指這個世界普遍是「好人有好報」的,其他人做了一些好事,便會得到好回報。個人公正世界信念則著重於自身的行為與回報上。調查結果亦發現,個人公正世界信念會影響個人的生活滿足感,帶來不同類型的心理好處。從調查結果中發現,大多數持個人公正世界信念的人,都相信世界是以公平的方式去對待自己,因而得到的獎賞和懲罰亦是自己應得的。抱持這種界信念的人較能適應外在環境,且相信自己能夠尋找一個公平的原則去主導自己的行為。

假設我們為一名大學生,在考試中的成績未如理想。具備強烈公正世界信念的人,會認為考試制度是公平的,且相信是因為自己準備不足才獲得差強人意的成績,從而驅動自己努力溫習。這種行為比較有適應性(adaptive),有助個人更容易適應環境。反之,如果個人公正世界信念很弱,我們就可能會以不同的角度去看待結果,例如覺得是因為自己運氣不好、被教授針對等。這種思路往往很難主導我們去採取任何的行為,難以推動我們努力溫習,因而不斷在負面的循環之中。

態度決定高度——公正世界的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個人的公正世界信念,亦是一種自我實現預言。

自我實現分為三大階段:信念、行為及現實。信念會影響我們的行為,行為會影響現實,現實便會加強我們本身的信念,成一個循環。若朋友或同事對我們百般欺壓,而我們選擇默默忍受,這種行為便會助長他們變本加厲。被欺壓的現實隨後會加強我們認為世界不公的信念,堅信好人就會被欺負。相反,如果我們勇於捍衛自己的原則和價值,表達出自己需要被公正地對待的態度,興許能改變別人對自己的態度,進而加強自身的公正世界信念。

如何當個善良的人?公正世界上的道德實踐

你會發覺一些身居高位或是很有能力的人,信奉的價值觀未必與我們一樣,甚至可以稱得上邪惡。能力和道德往往是兩樣截然不同的東西,為什麼有些人可以生於名門望族,作惡多端但仍然好像沒有報應呢?這都是很真實的感嘆。目標對我們而言好像很遙遠,例如有些人希望活在一個公正的世界,有些人希望社會中人人平等。但反觀我們現今置身的香港,單是這個目標已經十分遙遠。

目標並不一定能在未來達成,但它至少代表著我們堅持的價值觀。哈里斯羅斯(Russ Harris)在《快樂是一種陷阱》(The Happiness Trap)中提倡,目標(Goals)及價值觀(Values)是緊扣相連的。當發現目標離自己太遠時,我們難免會感到沮喪焦慮。但我們可以利用目標,問自己「為什麼」,窺探我們的價值觀。比如說,你的目標是活在一個公正文明的社會,你可以問自己為什麼重視這樣的社會,答案很大機會就是你秉持的價值觀。與目標不同,價值觀沒有所謂的「達到」與否,而只是你心目中的一把尺。可能我們沒有辦法去改變整個社會,但我們可以從日常生活中,想辦法去作彰顯這些價值觀的行為。

日常中與家人朋友的相處,甚至在社會層面,其實大大小小的東西都與公平概念有關。即便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意見分歧,例如與伴侶選擇去哪裏吃飯、家中不同的家務由誰負責等,我們都可以問問自己,怎樣能在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地方彰顯公平的價值觀。若公平社會是一個遙遠的大「藍圖」,那我們便在日常生活中一筆一畫地完成目標。就算現實環境未必符合預期,我們仍然有辦法去活出實踐價值觀的生活。

在物理層面上,世界從來沒有任何規定來維持社會公正、公義。但人類擁有良知,讓我們獲得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公正的世界從來不在於外在的物理規定,而是從我們天生內在具備的良知,一手一腳創造出來。才能是一種禮物,善良是我們的選擇,而我們有能力改變的,是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天賦有多出眾也好,若我們不選擇往向善的方向投資,也沒有意義。如果你相信你的價值和信念是對的,那投放再多的努力去達成目標也值得。

參考資料

Personal Just World Belief is correlated with wellbeing Bartholomaeus, J., & Strelan, P. (2019). The adaptive, approach-oriented correlates of belief in a just world for the self: A review of the research.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51, 109485.

People who hold Just-World Belief hold a less positive attitude towards victims Silver, K. E., Karakurt, G., & Boysen, S. T. (2015). Predicting prosocial behaviour toward sex-trafficked persons: The roles of empathy, belief in a just world, and attitudes toward prostitution. Journal of Aggression, Maltreatment & Trauma, 24(8), 932-954.

Goal vs Values Harris, R. (2022). The happiness trap: How to stop struggling and start living. Shambhala Publications.

在時代活好。我們為有所追尋的你設立 MindForest 社群,助你鞏固自身、刺激思考、遇強愈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email":"Email address invalid","url":"Website address invalid","required":"Required field mis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