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絲」群組如何絕滅人性?破壞道德觀的心理技倆

「藍絲」群組如何絕滅人性?破壞道德觀的心理技倆 1

修例爭議所引發的社會動盪至今持續逾百天,香港人經歷了無數的血雨腥風、不眠之夜。部分自詡和平理性、反對暴力的政治媒體以盡快恢復社會安寧、止暴制亂之名,不斷散播「曱甴論」、「警方應該按西方標準,一槍打死牠們!」、「黃屍死全家」等仇恨言論,而大批政見一致的網民亦緊接回應喝采。

常理而言,這些言論都是冷血、涼薄及「無人性」。筆者想透過淺談心理學理論,闡明一下個別的社交群組如何激發網民說出(或甚至乎做出) 一些泯滅人性的事情、把他們的道德觀推向懸崖峭壁。

人性泯滅四部曲

某些政治群組均巧妙地運用了認知重建 (Cognitive Reconstruction) 理論以極端化部分網民舊有的思考模式的過程。認知重建原本為心理治療的過程(Psychotherapeutic Process),但假若圖謀不軌地使用,則變成了極端化過程(Radicalization Process),藉此煸風點火、消滅人們的基本道德觀,此後果可以極其嚴重(其中一項嚴重後果便是恐怖襲擊的形成)!極端化過程包含了以下的階段:

一、比較優勢 (Advantage Comparison)

比較優勢是指某政治群組的支持者認為他們一直堅守的信念及價值觀都是較為正確及具優勢的。舉個例子,社會上存在許多「我唔識政治」、反對「搞事」及反對暴力的人士,而這些政治媒體的「管理員」便會吸納這些人士的追蹤(follow),例如不斷發表「示威活動破壞經濟民生」、「反暴力、保民生」等的帖文,讓這些「信徒」更加認為自己一直的思法都是正確無誤的,從而加入這些群組。進入這些群組的人,往往都會認為自己是站在具優越的位置,並認為他們的對家都是「廢青」、「阻住個地球轉」。這是深化政治對立的第一步。

二、去人性化(Dehumanization)

這些政治群組往往把示威者歸類為「曱甴」、「牠們…」,而不是把他們當作「人」看待。從心理學的術語來解釋,這是一種「去人性化」的手段,透過把示威者「降級」為動物、害蟲,支持者們潛移默化下認為示威者其實與畜牲或其他低等生物無異,即使對家的示威者(或疑似示威者)受傷,他們情感上只會覺得跟一隻真「曱甴」被拍打沒大分別。在此時,這些「信徒」漸漸失去了同理心,甚至覺得這些對家受傷的畫面非常「治癒」或「身心舒暢」。

三、去個人化(Deindividuation)

每當這些政治群組發佈一些「反對家」的帖子後,隨即會引來大量「信徒」的附和及回應,例如紛紛留言認為示威者是活該、死有餘辜等等。然而,為什麼這些支持者會夠膽發表這些偏激言論呢? 除了因為網絡世界能隱藏真實身份(Anonymous Identity) 之外,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去個人化」,意思為個體一旦以其所屬群體之名義做事時,他/她內心的道德觀(Conscience) 的影響力會被削弱,變相失去了道德的「枷鎖」,做出該所屬群體認為是「正義」的事情。

其中一個例子便是1997年驚動全城的「秀茂坪童黨燒屍案」。當時一群童黨集體毆打一名學生致死。他們當時沒及時收手,其中一個可能性便是「去個人化」,以致每名童黨各自都失去了道德良知(至少在當刻是如此),從而把該名學生虐打致死。

四、道德上的合理化(Moral Justification)

正如上述提及,這些網民自恃有較優越的品德及道德觀,所以他們傾向於會眨低(Discount) 示威者一切所追求或所做的事,並且認為自己所發表的言論完全沒有問題。例如,每當有流血衝突的畫面或影片曝光後,這些網民自然會認為示威者是咎由自取,並且更可能補上「暴力本身是不好,但對著暴徒必須使用暴力! 」、「點解唔拔槍將佢一槍打死呀?」等雙重標準言論。最後,網民經歷上述四部曲後便會進入「人性泯滅」這無底深潭,難以抽離。

講到底,何謂人性?

我對「人性」的理解跟孟子大致相同。孟子於《論四端》有曰:「今人乍見孺子將人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學習靜觀活動-心理-哲學

簡單來說,「人性」便是做人最基本的同理心、羞恥之心、謙遜的心和明辨是非的心。在連埸反修例運動中,如果閣下目睹鏡頭前的示威者、街坊、記者或警察比打成頭破血流、或是中槍倒地,而還能哄堂大笑的話,非「人性」也(不論是處於什麼政治光譜)!

最後,筆者想說: 「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政見立埸的差異本來不是一個大問題,重點在於個人是否仍能以同情心及良知說話做事。暴力從來都不是解決問題的理想辦法。

但請切記,語言暴力亦是暴力的一種,希望大家明白語言暴力對人造的傷害可以相當深遠,對「施暴者」自身的人格亦是一種極大的污衊。

參考資料

Bandura, A. (2004). The role of selective moral disengagement
in terrorism and counterterrorism. In F. M.


Moghaddam & A. J. Marsella (Eds.), Understanding
terrorism: Psychosocial roots, consequences, and interventions
(pp. 121–150).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Bartol, C. R., & Bartol, A. M. (2014) Criminal behavior: A psychosocial approach (10th ed.). New Jersey: Prentice Hall ISBN: 0-13-185049-0.

關於作者

免費靜觀測試工具

靜觀是對日常生活保持覺察,認識自己心智狀態的能力。你有靜觀的傾向嗎?讓這個小測驗告訴你吧!

 

靜觀團體課程

樹洞爲企業學校社福機構提供以心理學、靜觀爲基礎之 Team Building 服務及培訓課程。體驗獨特、安排貼心,歡迎了解更多。

精選文章

全部文章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