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溫柔的文案;震憾的力量 – 作家「不朽」

名人專訪:溫柔的文案;震憾的力量 - 作家「不朽」 1

搜尋「不朽」會出現了不少華麗的形容詞「竄紅」、「新一代才女」、「坐擁 Instagram 二十幾萬粉絲」。

對於這些華麗,不朽只是平淡地回顧:最初的寫作只是個人對於生活的感受和經歷的記錄,後來幸運地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才有了「想透過自己微弱的力量來給予世界一些好影響」的想法,出版了三本暢銷書後,這想法仍舊--第一本我紀念著憂鬱症的自己,第二本我紀念著每個階段的自己,第三本就在紀念著青春裡發生的故事。

溫柔文字,撫慰人心

在不朽的新聞訪問裡頭,不難發現無一缺「溫柔」兩字,也是大多讀者認識不朽的開始。「溫柔」是個虛詞,相信不少人也跟小編一樣腦海只浮現一個片段或形象,像是父母耐心撫摸小孩的背。這跟不朽的解讀有些不同,溫柔是「柔軟地去處理一切事情,照顧好自己,再去熱愛世界」。

這不是一個高檔的標籤,不是得意的稱讚,只是叮嚀自己的一詞而已。在自己Instagram的自我介紹打著「永遠熱愛,永遠屈服於溫柔」,提醒自己兩種生活態度:無論生活有多困難或悲傷,都要對活著充滿憧憬和嚮往;對於溫柔的人事物沒有抵抗,只有妥協和感動。

不朽在出版首部作品的某一次專訪談到,比起感謝別人一尚是容易的,感動自己反而是最難的。感觸別人,我們可以事無關己地寫,可以堆砌,可以學習,可以練習,唯獨寫讓自己熱淚盈眶的文字,寫自己喜歡的文字,是不能練習的,卻是不朽認為最重要的一件事。不朽手中的筆會繼續揮動,為讀者帶來不同的故事,為自己找尋心跳的理由,為世界添上溫柔的顏色。

拉開溫柔文字的拉鍊

或許有人以為被現實溫擁著的不朽,才能一直寫出那些溫柔的字句。其實不,只是她不吝嗇談起罹患憂鬱症的曾經。

不朽坦承初期不能接受自己生病了,「我曾經是個意氣風發的人,為什麼現在會頹廢成這樣?」。後來,她暫停了所有的活動,沒有上課也沒有上班,花了好一些時間,去梳理自己生活。回首看,比起悲傷,自己是乾涸的花兒,沒有一絲生氣,全因當時失去了那些讓心臟跳動的理由。

不朽沒有很多著墨於當時和抑鬱對峙的血淚,我想那些是她遙遠卻鮮明的片刻,才可以如此從容地感謝以往的生病,重拾現在專屬她的溫柔,熱愛地擁抱現在的生活。現在的不朽,不再視憂鬱症是丟臉的事,情緒出毛病就如感冒、發燒一樣,需要去正視,需要看醫生,需要去治療,並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社會上對於心理患病仍有不少誤解,她希望透過自己小小的影響力去訴說憂鬱症真正的樣貌。

學習靜觀活動-心理-哲學

憂鬱症的痊癒沒有讓難過從此不再入侵不朽。她仍然每天都經過不同的情緒,有快樂滿足,也有難過不安的。走過憂鬱症的不朽,學著不再顧忌人前的光亮和正和而藏著悲傷,反會擁抱所有的情緒。「讓自己徹底地難過之後,反而就能夠漸漸地風乾那些悲傷。」

不朽在負面情緒來襲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會非常沈浸在情緒裡面。若是逼著自己去抽離它,反而更加沒辦法感受情緒裡的喜怒哀樂。難過就難過嘛,誰不會難過呢,只有走到負面情緒的面前,才能和它對話握手求合。

和負面情緒對峙,不朽不強迫自己去做任何事情,只作自己喜歡的,聽歌、寫手帳、看劇。這些是她的方法,不一定是我和你的。「屬於自己的擺脫憂傷的方法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找尋,其實尋找本身也是一件美好的事。」

和昔日和憂鬱症對抗的自己,以及現在掙扎著的讀者最想說的一句是什麼?沒有長篇說教,只有一句:「別去害怕,所有的悲傷都只是生命的過渡。」

記者:Tess Wong

關於作者

免費靜觀測試工具

靜觀是對日常生活保持覺察,認識自己心智狀態的能力。你有靜觀的傾向嗎?讓這個小測驗告訴你吧!

 

靜觀團體課程

樹洞爲企業學校社福機構提供以心理學、靜觀爲基礎之 Team Building 服務及培訓課程。體驗獨特、安排貼心,歡迎了解更多。

精選文章

全部文章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