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紙狗」點解要撕紙?精神分析大師話因爲自卑!

「撕紙狗」點解要撕紙?精神分析大師話因爲自卑! 1

自六月初反修例風波開始,除了出現過無數的街頭抗爭外,抗爭運動亦在本港各區「遍地開花」- 在不同社區的主要行人道路 (如行人隧道和天橋) 均築成張貼反送中標語的「連儂牆」,藉此宣揚抗爭運動。然而,部分常把「你是不是講民主? 民主便是你有權貼,我有權撕!」、「我交稅二十年。你這些人連稅也沒交過便隨處搞破壞」等說話諗得琅琅上口的市民 (以下簡稱「撕紙狗」) 經常「伺機而動」,每當人潮散去的時候,他們便會到各「連儂牆」撕毀海報,情況好像於郊野公園野餐過後,附近的流浪動物入夜出沒覓食。接下來,筆者借用主流心理學理論,嘗試闡述「撕紙狗」的心理特徵。

「撕紙狗」的信念系統

毫無爭議,「撕紙狗」一定是「藍絲」,但「藍絲」不一定是「撕紙狗」。然而,要了解「撕紙狗」的出現,首先要了解一下為何人們會成為「藍絲」。首先,隨着人們成長、與現實世界的人和事進行互動,人們的內心漸漸會形成一套獨特的信念系統 (beliefs system),反映個人對於世界事物的掌握和認知。而信念系統當中的核心信念 (core beliefs) 尤其重要,因為它們代表了個人對現實世界最根深柢固、難以改變的信念,例如一加一等於二、所有母親都是女性等 (詳情可參考認知治療及沙維雅家庭治療相關的書藉)。

再以教育角度來看,孩童沒有足夠的批判思維能力,如果在這個時期不斷盲目灌輸愛國情懷,他們長大後便會形成「中國(共產黨)是最好」、「中國是神聖、不容侮辱和侵犯」、「犯我中華,雖遠必誅」等的核心信念,而這些核心信念則不斷影響個人的思想及行為,例如謾罵示威者是搞破壞、反中亂港等,其中一位代表人物便是屈穎妍。所以,「藍絲」的形成某程度上是與其自幼教育相關。那麼,為何部分的「藍絲」會演變成「撕紙狗」呢? 接下來筆者會嘗試以精神分析理論 (psychoanalytic theories) 解釋此現象。

撕紙狗」與其內在的自卑感

根據精神分析大師阿德勒 (Alfred Adler) 的學說 ,每一個人的行為與成長動機來自於一種與生俱來的自卑感 (intrinsic sense of inferiority),而我們一生中會傾向讓自己進步成長、不斷克服這種的自卑,這個現象稱之為「補償」 (compensation),例如多做運動以改善體質的虛弱、發奮圖強以取得優秀的學業成績,簡單來說,即是追求成功感的自然傾向。然而,當一個人長期欠缺成功感,嘗試過分補償這種自卑感便可能會適得其反,繼而產生「優越情結 」(superiority complex),而這種人傾向為自我膨脹、自我中心、以及做出忽略身邊其他人的需要的事情。阿德勒把這些人理解為沒有「社會利益」(social interest),意思指沒有同理心和關心社會利益福祉的心。

如果把阿德勒理論套用到「撕紙狗」身上,筆者嘗試這樣理解: 相比起其他政見相若的「藍絲」,「撕紙狗」本身較為自卑、欠缺成就感 (相信大家應該不會看見專貴的何君堯「執葉」大律師或梁振英全國政協副主席身體力行地撕紙吧! 「撕紙狗」幾乎是一班寂寂無名的「星斗市民」 )。當自身難以獲取 (或根本沒有多大) 成就時,自然出現「優越情結 」。把「連儂牆」上張貼的海報及其他標語撕去,忽略其他市民以不礙他人的情況下表達意見的自由,以獲取一種短暫的優越感及成功感,某程度上便是一種源於內在自卑感的「優越情結 」行為。故此,「撕紙狗」反對其敵人的方法便是直接把標語撕毀,而不是在「連儂牆」旁邊位置張貼持相反意見的標語。

撕紙」某程度上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

另一精神分析始祖西格蒙德·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之女安娜·佛洛伊德 (Anna Freud) 的理論指出,當人們的「自我」 (ego) 偵察到能對自身構成威脅的事物時,人們潛意識便會啟動一套「心理防衛機制」(ego-defense mechanism),藉此保護「自我」免受這些外來威脅物的「侵略」。較為常見的防衛模式包括「否認」(denial),例如「藍絲」傾向否認所有不利政府、警察或自己支持的政黨的消息,透過「扣帽子」不斷稱這些資訊為假新聞 (fake news),以否定它們的真實性。

而「藍絲」的撕紙行為某程度上亦是一種防衛模式 – 「轉移」(displacement),大家可以這樣理解: 這個光譜的「藍絲」其實是非常痛恨「黃絲」或「勇武派」,恨不得他們被打得遍體鱗傷。當他們看見一些反政府的標語時 (與他們的核心信念持完全相反意見),他們的信念系統便受到攻擊,而他們的「自我」便因接收到這些信息而啟動了「心理防衛機制」。他們首先會「否認」這些標語內容的真實性。然而,由於他們深知武力上不能與這些反政府人士對抗,所以便把「怨恨」和「憤怒」發洩到「連儂牆」上的標語和海報上,就便是「轉移」防衛機制。這「心理防衛機制」理論與阿德勒學說有異曲同工之妙。

總結

礙於「撕紙狗」有著獨特的心理狀態,而心理學界並未有針對此現象的文獻,筆者因此只能利用主流心理學理論嘗試解釋「撕紙狗」的行為,分析難免受個人觀點局限,敬請見諒。

學習靜觀活動-心理-哲學

故此,筆者衷心希望不同的讀者(不問政治光譜) 能就相關社會議題提出更完善的心理學分析。最後,筆者從不鼓勵市民參與違法行為,包括隨街張貼或撕毀標語。

如果個別聲稱自己是「奉公守法」的市民因目睹「連儂牆」上的標語而感到心裡不好受或難以抑制心頭怒火,歡迎該市民向食環署投訴、要求他們派出相關人員處理,或盡快尋求相關的專業人士協助,例如輔導員、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靜觀導師,因為筆者關注每一位香港市民的身心健康。

參考文獻

Banmen, J. (2002). The Satir model: Yesterday and today. Contemporary Family Therapy24(1), 7-22.

Feist, J., Roberts, G., & Roberts, Tomi-Ann. (2018). Theories of personality (Ninth ed.). New York, NY: McGraw-Hill Education.

Padesky, C. A. (1994). Schema change processes in cognitive therapy. Clinical Psychology & Psychotherapy1(5), 267-278.

蕭若元 (2013)。成王敗寇。出版社: Hong Kong New Media

關於作者

免費靜觀測試工具

靜觀是對日常生活保持覺察,認識自己心智狀態的能力。你有靜觀的傾向嗎?讓這個小測驗告訴你吧!

 

靜觀團體課程

樹洞爲企業學校社福機構提供以心理學、靜觀爲基礎之 Team Building 服務及培訓課程。體驗獨特、安排貼心,歡迎了解更多。

精選文章

全部文章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