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沒喊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抗爭者的希望、恐懼與人性掙扎

  • 2019-09-11
她從沒喊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抗爭者的希望、恐懼與人性掙扎 1

這個失眠的深宵,想作一個小分享。今天到法院旁聽聲援被捕人士,首次見證到法官對被告律師的惡劣態度,令旁聽人士嘩然,在此不詳述,因為我想分享的是聆訊後認識到一位女生,她特地花了一個小時多車程前來旁聽,我們邊走邊暢談了不少經歷,彼此間的共嗚像千里馬遇上伯樂,轉眼便過了一個下午。

正在唸大學二年級的她,幾乎每個周末都會一個人去發夢,因身邊缺少志同道合,每次都只有她瘦小的身影,沒有同伴照應。「你記住唔好用3m眼罩啊,唔係完全密封架!」她叮囑我。她捱過催淚彈,當時催淚氣體從氣孔位進入,刺激得令她睜不開眼,同時顧著逃走,令她不知所措,幸好及時有first aid為她沖洗雙眼。

談到最驚險的一幕,莫過於她和一班手足跟防暴對峙期間,突然遇上速龍突擊,她立即轉身跑向唯一的逃生路線,此時一隻速龍在她旁邊刷身而過。我聽起來捏得一把汗,殊不知她說得輕鬆,原來目標並不是她。問她不怕嗎,「我唔知點解個下好冷靜呀,一啲都唔驚,得一隻速龍衝到最前,佢係我側邊捉住咗個手足,我用啲野掟佢,同其他手足一齊救番佢。」

我不敢相信眼前比我細小的女生,只有一把柔弱的聲線,看起來也斯斯文文,背後是如此勇敢堅定,這些都不是單憑表面可以觀察到的。言談中得知,儘管她在前線中不是走到最前,甚少有衝衝子的危險,但她每次發夢都有被捕的最壞打算,仍想作戰到最後,「如果有日比人拉,我會唔甘心係未贏之前就要坐監。」

我們說起早兩天在銅鑼灣站有兩名手足被兩名手持警棍的警員在扶手電梯制服的事件,沒想到她有點不憤,「見到幾位手足向上跑,丟低佢地,其實我好嬲。我明白好多人見到警察既自然反應係走,雖然咁講出黎會比人話分化,但情況許可下點解唔一齊救?」

她認為,至今還有很多人未衝破心理關口,身上有道德枷鎖,「當對方都唔講道理、違法時,點解仲要執著於守法、仲花時間同對方講道理?」雖然如此,她亦見得明白事理,「不過我理解出黎既人各自有包袱,冇得要求個個人同自己一樣。相同理念既人做起既野會一樣,反之亦然。」

最近每晚十點鐘都傳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振奮人心,問她有沒有去鳩叫,她輕聲帶過:「其實我從來冇叫過呢句口號,因為我覺得我唔配。」在她眼中,香港人還未做到革命的程度,包括她自己,亦未做好心理準備,「好多人仲未知革命係咩黎,就係要比而家犧牲更多擁有緊既野,例如份工、如常既生活去換取未來,但大家都唔捨得。」她續說:「上一代一直安落過日子無出聲,到而家我地要出黎解決番一直累積既問題。如果講呢句口號,但我唔係革命緊,我會好慚愧。」

這時空氣彷彿凝固了好幾秒,很欣賞她骨子裡的勇氣與個人理念。那刻我在想,我們的理想也許太祟高,祟高得像個不知怎到達的天堂,這陣子我經常想像香港有日變成有公義、以民為本的地方會是如何:先是黑警被清算、林鄭及多位官員問責辭職,再者實行雙普選後,做到真正還政於民,不是以大陸人為先,社會問題被解決:沒有人需要住在失去尊嚴的棺材房、撤回明日大嶼的大白象工程、年輕人對社會重建希望的一天……

話說太遠,其實我跟她聊得最投契的原因是,我與她一樣,渴求的是脫離中共統治。她說,若有天聽到有人喊「香港獨立」的口號,會很感動。我們都認為,香港人是這片土地最珍貴的東西,無論在語言、思想、文化、身份認同上都是不可被取替的,面對著中共多年來的赤化、對香港人的溝淡,我們一日未為香港人的未來自決,命運還是由中共控制,只會像維吾爾族人面臨被滅血統的一天。

我們用了三個月多少條人命、多少個手足的血汗、多少人的哭泣聲,終於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的其中一項,但大家都對林鄭說太遲了,因為我們識破她的虛偽,不再相信這個極權政府會為香港人帶來未來。

但很多人還未看清,就算港共回應了五大訴求,一日是中共統治下,香港人的苦況持續,2047年還是要面對現實。自1949年以來,中共所做的東西有目共睹,只看見他們對追求民主、提出問題的人不斷血腥、暴力打壓,更何況在習帝的永續管治下,中共是不會醒的。

說起來,我和這個女孩都是第一次來到法庭,她說平日發夢很累,但還是覺得自己的付出微不足道,來旁聽是希望讓被捕手足知道有人在支持他。突然想起有人說,「多你一個出去有用咩?」其實我也不知道,像今天對被捕手足說一聲「加油」,實際上我也沒有幫到他。我只想像,若是沒人在場旁聽,剩他一個面對審訊會多落寞與孤單。

恕這篇長文沒有脈絡,最後才提到感受最深的事情,看到這裡的人很感謝你。我和女孩聊到晚上時,她說要去買 gear ,我便陪她去逛。原來她想買一個防盜腰包,看到價錢牌上標上40元時,她掏出錢包發現還差2元,不好意思地問我借,說下次再還給我。我笑道:「傻咩,兩蚊唔洗還啦!」

未幾她又問我,會否知道有人派飯券,令我霎時錯愕:「係你自己需要…定係比朋友?」此時她走向排隊的方向,尷尬的說,「我冇錢…所以想要m記飯券每次發夢後去食。」我才恍然大悟,覺得自己的愚笨使她難堪,且那種心酸是難以形容:「點解要餐餐食m記咁慘…我請你食!仲有,你而家同我行一圈,睇下仲有咩gear要買!我買比你!」

她露出真摯的笑容說:「上次有人比左個粉紅色豬嘴我,已經upgrade左啦!其他野都齊哂啦,我剩係想買個腰包咋!」結果我搶了她手上的腰包去付款,不料這個頑皮蛋把手上的紙幣捏緊,想偷偷放進我的背包內,我說:「懷疑你藏有攻擊性武器!放手!」說罷,她還連番想偷襲我的背包,被我痛罵,連收銀員都笑了起來。

「我唔想要人幫我比呀…只係我懶無做parttime咋。咁樣唔好,我下次比番錢你,當係我換你4張10蚊m記飯券啦好冇!」她一臉無奈。我說:「唔得,同埋你今晚餐飯,比我請你食啦!接受人地好意都係一件好事啊!」最終她堅持要回家吃飯省個錢,但我成功說服到她下次跟我去有個照應,以及晚餐歸我的。

我像審犯般問她平日吃甚麼,因為我很緊張,怕她吃不飽會暈倒。她說,平日在家大多煮公仔麵吃,閒時媽媽會煮飯,但發夢後每次都會吃m記。聽到這裡,我真的覺得上一代欠年輕人太多了,我們為的都是一個從小到大所相信的價值——公義的社會。

關於作者

免費靜觀測試工具

靜觀是對日常生活保持覺察,認識自己心智狀態的能力。你有靜觀的傾向嗎?讓這個小測驗告訴你吧!

 

靜觀團體課程

樹洞爲企業學校社福機構提供以心理學、靜觀爲基礎之 Team Building 服務及培訓課程。體驗獨特、安排貼心,歡迎了解更多。

精選文章

全部文章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