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弱點之中,最大的莫過於內心的「無臉男」 – 被溫柔地觸碰的需要

人性弱點之中,最大的莫過於內心的「無臉男」 - 被溫柔地觸碰的需要 1

《千與千尋》是其中一部筆者非常喜愛的宮崎駿動畫電影。年少時,我總會被電影裡「油屋」的機關設備(如鍋爐室和需用藥牌產生熱水的浴場)和不同形色的怪物所吸引。期間,最讓我好奇的是,到底「無臉男」與千尋的一番接觸和對話跟她最後成功拯救父母離開這個神秘境界有什麼的關係呢? 至到大學畢業後,當逐漸對社會有更深入的體會後,我才開始領悟到電影當中的社會學和心理學的含義。而這篇短文,筆者主要從心理動力學層面(Psychodynamic perspectives),淺談無臉男在電影中帶出的意義。

無臉男是一隻妖怪,他十分渴望受人關懷卻不成功,以致內心十分空虛、迷失和寂寞。在進入紙醉金迷的油屋後,他變出許多黃金,以換取油屋的員工對他的擁簇與愛戴(其實是別人的獻媚),但是這些卻是建基於物質上的喜愛,並非真正的關心。油屋內的貪婪和勢利的環境使無臉男漸漸迷失自我,沉醉於權力與金錢所帶來的快樂。然而,當無臉男真正在乎的人(千尋)不在乎這些物質條件的時候,內心頓時充滿怨念與憎恨,甚至會做出一些殘暴的舉動(把油屋的僕從吞噬)。在劇情的後期,千尋和無臉男在房間裏對坐,無臉男已經吃得半死不活,無臉男試圖用黃金獲取千尋的青睞。但拯救白龍心切的千尋禮貌的婉拒了無臉男,並詢問他是否有親人。無臉男感到傷心,並表現自己很寂寞。千尋於是拿出河神給的丸子,讓無臉男吃下。無臉男瞬間狂吐,把早前吃過的食物和油屋的僕從都吐出來。最後,他跟隨千尋到沼底站錢婆婆的居所,並且成為了她的助手。

無臉男一心想與千尋建立一種純真、純粹的關係。從榮格分析心理學(Jungian Psychology)來說,這就是我們作為社會動物最基本、最原始的欲望,甚至可說是一種本能(Instincts)。然而,這種本能會慢慢擴展成為佔有欲、貪婪,甚至乎為了獲取外來的滿足感而產生的侵略性、殘酷和無情,這正如無臉男會因受到千尋的拒絕而大肆吞噬僕從,而日常生活中我們也會因競爭有限的資源和財富而產生侵略行為(地產經紀為求“開單”而當街打鬥便是其中一種)。這種的本能其實一直存在於我們內心世界,是我們人性的陰暗面(Shadow),而我們每一個人(包括電影作者)都非常懼怕自己這具有侵略本能的人格部分,於是我們會用盡一切方法去隱藏自己內心黑暗的一面,避免這種的侵略的本能會外露及傷害到身邊的人,正如無臉男總是會戴上厚厚的面具(Persona)。無臉男這角色的設計便是透過投射方式(Projection)把我們的本能外在化(externalization),無臉男便是某種度上象徵了我們人格的陰暗的一面。

精神分析大師阿德勒(Adler)認為,每人個人的行為與成長動機來自於一種與生俱來的自卑感(innate sense of inferiority),而我們一生中會傾向讓自己進步成長、不斷克服這種的自卑,這個現象稱之為補償(compensation),例如多做運動以強生健體及用功學習。然而,有時候過分補償這個自卑感會產生優越情結(superiority complex),這種人傾向為所欲為、自我膨脹、以及忽略身邊其他人的福祉和需要。劇中的無臉男便是擁有優越情結的例子,起初,他極其自卑、毫不起眼,但當他意識到金錢可以換取別人的關注時,他逐漸自我膨脹,不斷用黃金誘使別人的服侍,一意想用物質來換取千尋的青睞,並且妄顧別人的生命,隨意施展侵略行為。

在房間裡,面對「狂暴」的無臉男,千尋臨危不亂,她先婉拒無臉男的金子,之後巧妙地問他身邊到底有沒有其他人、以及親人是否關心他。千尋請他吃下河神丸。劇中,河神丸具有淨化的功效,而千尋一番的發問亦似乎揭示了無臉男的內心需求。如果從心理治療的層面來看,某程度上給予河神丸和千尋一番的說話是一種關愛(care)、同理心(empathy)的表達,千尋十分明白無臉男的想法,並運用了不同的輔導微細技巧(microskills in counselling)。經歷油屋一輪的追逐後,無臉男的侵略性消失了,他更成為了錢婆婆紡織的助手。這段劇情帶給我們的啟示是: 儘管我們與生俱來有一些破壞與侵略的性格本質,透過關係上的「愛」可以把這些的恕念和仇恨釋解、甚至昇華(sublimation)成為一股建設的力量。

作者:To Yee Lap, Peter @ 澍洞徵文計劃


關於作者

免費靜觀測試工具

靜觀是對日常生活保持覺察,認識自己心智狀態的能力。你有靜觀的傾向嗎?讓這個小測驗告訴你吧!

 

靜觀團體課程

澍洞爲企業學校社福機構提供以心理學、靜觀爲基礎之 Team Building 服務及培訓課程。體驗獨特、安排貼心,歡迎了解更多。

精選文章

全部文章
No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